<track id="VloUwfX"></track>
  • <track id="VloUwfX"></track>

        <track id="VloUwfX"></track>

        1. 亚马逊河的淡水海牛

          然而,水对温血的天生敌意,并不能拦阻哺乳动物驯服世界的脚步,我们看看海洋里就知道了。目前海洋生涯着约130种海洋哺乳动物和80种海洋爬举动物,种相似乎差不多,但数量和在生态体系中的参与度有天壤之别。

          130种海兽中有鲸和海豚、鳍脚类、海獭以及海牛,其中鲸豚对海洋的适应性甚至不在鱼类之下,它们中包含当今海洋霸主虎鲸和最大的动物蓝鲸。而海爬80种中有70多种是海蛇,此外就是海鬣蜥和7种海龟,只盘踞狭小的生态位。

          为了减少热量散失,下降保持体温的成本,水生哺乳动物有的是措施。鲸、海牛和河马有厚厚的皮和脂肪层隔热,而且淡水海牛和河马只生涯在热带。水獭用它那充斥空气和油脂的皮毛隔热,它每天都梳毛以坚持防水性能,同时进步代谢率,增添热量生成,淡水獭类的代谢率是同等体型下陆地食肉动物的1.5倍,海獭则是3.5倍。

          “长江女神”白鱀豚

          因此,单单水环境对温血的不友爱无法禁止哺乳动物下水,哺乳动物已经驯服了水,就像梅氏利维坦鲸(生涯在中新世的一种古抹香鲸,有史以来最强盛的海洋掠食者之一)和虎鲸在海洋里做的那样。

          鳄鱼从未缺席

          回想进化史,哺乳动物呈现于距今2.25亿年的三叠纪晚期,之后被恐龙压抑了1.6亿年之久,到白垩纪末的大灾害来临之际,它们仍是一些夜间运动的、老鼠大小的食虫动物。陆地霸主恐龙被灾害肃清了,这群小家伙抢占恐龙腾出来的生态位自然没问题,但要从鳄鱼手中篡夺淡水霸权就是另一回事了。

          恐龙时期

          地球上的食物链可归纳为两大类:绿色食物链,以绿色植物的光合作用为基本;褐色食物链,以逝世亡的有机质有基本,短期内可不依附于光合作用。陆地和浅海的生态体系都以绿色食物链为主,而淡水中褐色食物链占相当大的比例,深海则几乎完整是褐色食物链。

          白垩纪末大灭世是由天外来客引起的,扬起的灰尘遮天蔽日不知多少年,光合作用几乎结束,以此为基本的绿色食物链随即瓦解,导致陆地和浅海的顶级掠食者恐龙和沧龙绝灭。然而,在绿色食物链瓦解后很长一段时光,仍有大批逝世亡有机质被冲进河道,褐色食物链一直保持着,赡养了一些小鱼小蟹,鳄鱼就靠这些撑到了新生代的黎明

          恐龙时期的鳄鱼:帝王肌鳄,可长达10米以上

          恐龙灭绝以后,哺乳动物用了2000万年的时光打败了试图复兴的爬举动物和同样在抢生态位的鸟类,成为大地的唯一主宰,然而鳄鱼却守住了淡水长达6600万年。

          生理耐受力是要害

          淡水生态体系由于生产力低、环境不稳固而且高度孤立等原因,实在不是合适长期孕育大型生物的处所。

          首先是生产力低。水中植物产量比陆地上低,假设热带雨林单位时光内单位面积的初级生产力(植物产量)为100,温带草原就是50,淡水只有10左右。由于水流的不稳固,浮游植物漂浮在水中随时面临各种危险,而大地则为植物的生长和滋生供给了坚实可靠的基本。植物作为生产者,决议了全部生态体系的物种丰盛度。在食物丰盛的环境中,代谢率高且运动才能较强的哺乳动物占优势,而食物匮乏的环境相对合适代谢率较低的爬举动物。

          食鱼鳄

          然而,生产力低绝不是淡水中缺少大型哺乳动物的主因。淡水植物产量虽低,但还是比海洋高,热带海洋初级生产力只相当于淡水的一半到三分之二。这是因为,淡水生物逝世后遗体被细菌、真菌分解,可以作为养料反哺植物,这点与陆地上相似;而海洋生物的遗领会落入海底,浮游植物基本接收不到。

          其次是环境不稳固。与陆地、海洋相比,淡水环境是极端不稳固的,洪涝、干旱和水质变差都是常有的事。因此,与陆地和海洋生物相比,淡水生物特殊容易断粮河流和湖泊几千年间就可能产生很大变更,仅以我国为例,近几千年来黄河产生了26次改道,古泗水和云梦大泽消散。几千年对人类来说很漫长,对生物演变来说只是一瞬间,陆地和海洋虽然会因板块漂移而产生转变,但在百万年的时光标准上都还是相对稳固的。

          最后也是最要害的,就是淡水体系的高度孤立。陆地和海洋也不见得总是那么稳固,但它们都是持续的;而淡水是孤立的,彼此间为陆地和海洋所阻隔。陆地某地环境变差了,动物可以迁往别处。海洋动物迁徙更便利,因为全球海洋都连成一片,而且游泳比奔驰省力。

          塞伦盖蒂大迁徙

          例如,每年5-9月是坦桑尼亚塞伦盖蒂草原的旱季,青草枯萎,成千上万的斑马和牛羚就迁徙到肯尼亚的马赛马拉维护区,到10月雨季来临再迁回来。受上升洋流的影响,南极海域养料充裕,浮游生物繁盛,这里每年夏天都吸引大批的鲸和海豹前来觅食。

          相反,一旦某个河湖消散,里面的生物就会遭到灭顶之灾。偏偏在三大体系中,淡水还是最容易在短时光内产生重大变更的。

          基于上述原因,大型动物要想在淡水中长期生存,必需具备两个本事:一是迁徙到安全避难所的才能,二是抗饿或开发新食物质源的才能。

          淡水哺乳动物除海牛和海豚外都具备跨越陆地迁徙的才能,淡水海牛和海豚可以到河流入海口暂避,而且它们只生涯在最稳固的几条大河——亚马逊河、长江等。河马、海牛的代谢率异常低,如河马只须要吃雷同大小的纯陆生食草动物(犀牛)的一半就足以满足需求了。水獭是高度机遇主义的捕食者,除鱼虾蟹外,还可以捕食青蛙、鸟类和啮齿动物。

          尼罗鳄

          然而,将这两方面本事联合并施展到极致的,还是我们今天的主角——鳄鱼。鳄鱼既能跨越陆地,又能在海里长途跋涉,迁徙才能比任何一种水栖哺乳动物都强。如果到处都找不到水源,它们还有最后一招看家本事,就是在河底的淤泥里挖洞(有时深达8-10米!),在洞里等候雨水的降临。

          作为变温的爬举动物,鳄鱼代谢率很低,它们只须要少量食物就可以生存很久,这也是大型哺乳动物不具备的才能。成年鳄鱼可以不吃不喝,躲在淤泥下几个月不会饿逝世。这种非比寻常的生理耐受力,就是鳄鱼驯服淡水的要害。

          泽鳄

          现在答复为什么淡水中缺少大型食肉兽类。河马和海牛为适应淡水生涯,将自己的代谢率降得很低,但它们是食草动物,食物唾手可得,食肉兽类就必需坚持像水獭那样的高代谢率才干抓住鱼虾蟹,并统筹保持体温。而淡水中食物匮乏且非常不稳固,很难赡养大型食肉兽。​

          因此,哺乳动物用了6600万年,都未能从鳄鱼手中夺得淡水。进化史上至少有两次食肉兽试图向淡水中扩大,分辨是鲸和食肉目。最终,鲸选择去了海洋,而食肉目标水獭选择了小型化。

          滑獭在捕鱼

          了不起的鳄鱼

          鳄鱼远比人们想象的了不起,这是一种把对淡水的适应进化到极致的古老生物。鳄鱼也想过向更辽阔的空间扩大,演变出过一些海鳄和陆栖鳄,但都失败了。同样,在淡水里也没有什么动物能竞争得过鳄鱼。从三叠纪末年植龙灭绝开端,鳄鱼就是淡水霸主了,到今天已经有两亿年。

          哺乳动物称霸陆地至今只有几千万年,以目为单位看的话,已经换了好几波霸主,从偶蹄目到鬣齿兽目,再到食肉目,现在是灵长目(人类)。地质史上从来没有一个超目标动物能称霸一方长达两亿年之久,鳄鱼发明了一个奇迹。蜻蜓、蟑螂和蝎子虽然已经呈现三亿年了,但它们都是存在感很低的小动物,鳄鱼可是堂堂一方霸主!

          如果把人类也斟酌在内,哺乳动物最终还是驯服了淡水。20世纪以来,由于滥捕滥杀、栖息地损坏和鳄皮贸易等原因,两亿年矗立不倒的淡水霸主如今正陷入绝境,奥利诺科鳄、古巴鳄、暹罗鳄、食鱼鳄和扬子鳄等多种鳄鱼目前已经极度濒危

          扬子鳄

          大型猫科动物成为兽中之王只有300万年历史,而鳄鱼的淡水皇帝已经做了两亿年了,从这个角度来说,鳄鱼是比狮、虎更值得人们尊敬的王者。但事实上,因其貌不扬,鳄鱼一直以来饱受人们的世俗成见,一些人看到老虎捕猎的镜头就感慨老虎的漂亮与强盛,看到鳄鱼捕猎就大骂残暴,甚至诅咒鳄鱼灭绝。鳄鱼,须要人类的关注、懂得和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