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VloUwfX"></track>
  • <track id="VloUwfX"></track>

        <track id="VloUwfX"></track>

        1. 2017/04/08更新刚看完小说结局,真是伤心逝世的啊,去看电视剧结局寻个抚慰,成果发明结尾这段前世今生,倒是很有故事。8、迷龙和上官。——真像一对儿……——奸夫淫妇。上官一直很想和迷龙要个孩子,龙宝儿,或是慈宝儿,可是一直要不来。因为迷龙总是火烧眉毛地回家来,又火烧屁股地回阵地。没措施,打这个仗的人都着了咒了,魔住了。可是在电视剧结尾,上官托着腰,终于是怀了孕的,这个孩子代表着盼望。9、小醉和张立宪。你们看这一对儿在干啥?又吵起来了。小醉气呼呼地分开,张立宪追上去。小说里俩人就经常吵架,而且往往是小醉骂,张立宪挨骂。书里这么写到:“在我跟前她一向是做什么都错的。小醉在发火,那样的恼火从不对我发,因为瞧着我她的心倒先碎一半软一半。她对四川佬发,一个女人下意识总会清楚这个男人会对她一生一世的娇宠呵护,就算她没意识到她的下意识。”这里还有一点,算是我个人美妙的联想。90岁的孟凡了撞进吵架的小夫妻俩中间,像极了小说里孟凡了招降张立宪的时候,连同怀孕的小醉,三个人拥抱在一起的情节。这一段还有很多人物,全中国最好的司机龙文章,替唐基看病、终于穿着白大褂的郝老头,放飞自我恣意舞蹈的阿译……有空再来写。电视剧给了他们,也是给了我们一个好的结局。挺好。2017/03/04更新 一些废话,趁着更新一起写上来。《团长》09年3月5日开播,至今正好八周年,庆祝,散花₍₍ ᕕ(´ ω` )ᕗ⁾⁾。首先想说,我其实只是一个入坑不到半年的新粉,当时一口吻补完43集,心境久久难以平复,四处找相干解读什么的,属在知乎同好最多。看得多了,感叹了,自己也想尝试着说几句,这也算是我在知乎的首答了。三个月来,陆续收到200+的赞和诸多评论,诚惶诚恐,感恩诸位团粉的关注和认同,望今后同行。岂曰无衣?与子同袍。6、近来有空重温,刚看到赴缅体检那段。一大帮人,也只有在这个时候,会有人问他们真名叫什么,原籍哪里。这一段的人物群像描绘地都很好,特殊想提一下不辣,因为此处只有他带着枪,并行了一个尺度的持枪礼。他的枪是连夜去当铺“赎”回来的。他没有钱,就说自己是要去打仗,当铺不给;躺在人家柜台上耍无赖,人家不理;最后他拿树枝从鼻孔里插进去,从眼窝里冒出来(小说里是咬断了自己的半根小拇指),终于拿回了枪。相比龙团虞师孟小爷这些重要人物,不辣在剧中的关注度,更多的或者是其扮演者(王大治)带来的。当然这里不谈演员,只谈剧本,我是真的爱好这个角色。不论什么时候,不辣出场总带给我一种心放宽了的轻松……关于人物的具体分析,这里不赘述,在想要不要码个长文啥的,但愿不是个flag(ㅍ_ㅍ)。7、混更一个蛇屁股。真名马大志,原粤军步兵连下士,喜好做菜,随身携带菜刀。其实每次看蛇屁股我都秒秒出戏到《士兵突击》里的老马班长啊,说起来两个人其实都姓马啊是不是有什么前世今生梗(并不,划掉)。蛇屁股自我介绍时戴着一个斗笠,而抗战时粤军最标记性的设备就是统一配发的斗笠,细节如此,服气……1、翻遍手机,找到了这张截图。炮灰团帮迷龙搬家,虽然大家嘴上都说着不乐意,但还是全员出动,当然前提是要蹭一顿饭。家具搬好后,大家靠在厨房门外问上官晚饭做好了吗,一帮人就在院子里闲站着等饭。这时候迷龙登场了,乐呵呵地感激,热忱地领着大伙出门看看这看看那,夸耀这“靠本领”得来的豪宅。于是就有了上面截图这个场景。然而……温情一幕过后,咱们迷大爷立马转头就跑,哒哒哒地回家拴上大门,等一众炮灰们反映过来追回去,却只能在门外恼怒地砸门、诅咒,最后也只好讪讪地分开……迷龙从来不是个小气的家伙,他这么做可不是为了赖那一顿饭,而是急于在新家和嫂子做些“不可描写的事”嘿嘿嘿……但是!这些都不是重点!回到标题,问题就是:这么一大帮油得不能再油的老兵条子,这么几个对迷龙熟得不能再熟的兄弟,在迷龙把他们在饭点领出去的时候,居然全部列着队跟着他出去了?还饶有兴趣地听他介绍风水???而且,我感到当小太爷们看到上官做饭的时候应当就料到没筹备他们的份儿了,也早已看穿迷龙想(划掉)的警惕思。在炮灰们离去的时候,旁白这样说道:“迷龙是善良的,他让我们气愤地分开,而不是曲终人散寥落地分开,那样的话我们会想起我们什么也没做,连替人愉快的才能也损失,我们只会眼红,嫉妒……”这是全剧我印象最深的几个场景之一。夕阳西下,小镇禅达美妙而安静,没有一点战事的味道。炮灰们沿路诅咒着“你大爷的”“王八盖子滴”,却还是能让人觉得温暖。2、在答复里看到有人说兽医的墓碑上终于写的是军医了,特意回去看了一下。图为小太爷把自己的眼泪涂在墓碑上。兽医逝世的时候,把小太爷当初损他的那张纸又拿出来念,“初从文,三年不中,后习武,校场发一矢,中鼓吏,逐之出,遂学医,有所成,自撰一良方,服之,卒。”(出自《笑林广记》),可见他是真真的被伤了心。(此处表白一下罗京民老爷子,演的真好!)后来,小太爷收拾兽医遗物时,越想越熬不过心里那份歉疚,把那张纸生生的吞下去了。(@张译 斗胆艾特一下,想知道拍戏时是真的吃下去了吗( ˃᷄˶˶̫˶˂᷅ )~)3、从西岸退却时,小太爷和小书虫打头阵。——小太爷:哪儿人啊?——小书虫:老家北平。——小太爷:真是个烂处所。——小书虫:你去过啊?——小太爷:谢天谢地,我可没去过。后来和日军交火的时候,小书虫因为没有战役经验,手榴弹拉了环就扔,小太爷教训他要等一会儿再扔,情急之下用故乡话——京腔骂了句:你大爷的!小书虫终于知道这个心口不一的家伙居然是自己的同乡,他开心肠笑了,也牢牢记住了手榴弹拉完要等一下再扔。于是在下一次扔弹的时候,小书虫因为站的太高、等的太久,来不及回避,被日军的子弹射穿了胸膛。他倒下了,然后再也没站起来。这一段我反复看了三四遍。每次当“长亭外,古道边”的背景乐响起,镜头切换到小书虫高举着书本喊着,“少年中国,有盼望!”,眼泪就忍不住了。小书虫是好样的,那个年代每一个热血的中国少年,都是好样的。4、攻进树堡后,小太爷和迷龙来到竹内联山的指挥室,在墙上看到了竹内的照片。照片上的人其实就是编剧兰晓龙。5、补一个不算细节但是暗示结局的情节,答复里也有人提到。逝世啦和烦啦吃饭,逝世啦对烦啦说,吃得惯稀豆粉就可以在禅达住下了。一语成谶,小说结局里最后只有也只剩下小太爷一个人,在禅达安了家,至逝世都没分开。他要在这里守着南天门,守着这帮袍泽兄弟,守着他的团长他的团,他一个人。写完这个细节今天就看到有仔细的团粉发明,小太爷@张译的知乎个人信息,居住地填的就是禅达!!!啊啊啊啊啊好激动,小太爷这个角色,真实地活着呢~--------------------------------------当然,《团长》的细节远不止这些,先占个坑,留待以后边重温边弥补。总之,感激兰晓龙,感激康洪雷,感激炮灰团的所有人,《团长》还能再刷100遍!!!以上。